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杨以晨怒气腾腾的说:“你这人怎么解释不通?不私了就不私了!就你会说吗?我还说你强我呢!这是杜微给我定的房间,我身子里还有你的那啥……我现在就去警局,看看到时候大众会相信谁!”

    她从来都是讲理的人,但是现在真的被这个男人气得不轻,她说着就往外走,但是男人竟然丝毫没有拦她的意思。

    她走到门口再次怂了,扭头看着站在屋子中央的男人,大声嚷嚷:“我真的去警察局了!我真的会诬告你!你真的不拦我吗?”

    “你自己也说了是诬告!”男人扬起手中的手机说:“刚刚你我的对话我已经录下来,你请便!”

    “卑鄙!”杨以晨再次冲回来,想要夺手机,但是站在男人面前的时候突然改了主意。

    她仰着圆圆的小脸看着裴承风问:“你究竟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裴承风不言不语,她扬起小脸,打算索性耍赖:“我告诉你,杜微是我最好的朋友,我不会毁了她的幸福的!而且我只有三个月好活了,我什么都不怕的!你要逼急了我,我就从这里跳下去!到时候法医验尸,验出我身体里还有什么,我看你怎么收场!”

    视死如归?

    裴承风斜睨了她一眼,只不过还没有说话,他的手机就响了起来,看到来电他的表情僵硬了一下,随即接听电话:“绮欢!”语气里温柔的能滴出水来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在外面,一会儿就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,别忘了吃早餐,身子要紧……嗯……”

    就他接电话这空挡,杨以晨努力的回想,杜微曾经说过,她的未婚夫一直被裴家养在国外,最近才回国的。

    于是杨以晨的脑海里瞬间脑补出一个剧情:眼前的男人在国外有女人!他不想跟杜微订婚但是因为各种原因不能主动开口,所以现在揪着机会就……

    裴承风挂了电话,看着瞪着杏目、一脸震惊的看着他的杨以晨,丝毫不掩饰的说:“如你所见,我有必须负责的人!不管你劝不劝你好朋友跟我退婚我都不爱她,她嫁给我就等于嫁给了坟墓,若你想让你好朋友提前入殓我也没办法。这件事儿我给你思考的时间。订婚宴在十天后,这期间你想清楚。”

    他说话徐徐缓缓不紧不慢却恶毒的很,但是这一句句的像是锤子一样敲打在杨以晨的心头。

    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,裴承风已经迈出了房间,她连忙追出去,裴承风已经乘上电梯,留给她一个冷冰冰的门……

    杨以晨有些六神无主,她的原定计划是睡了学长之后就悄悄溜走,然后安安静静的度过余下的三个月。

    可是计划赶不上变化,现在为什么会变成这样?

    睡错了人不说,还扯出原本以为可以脱离魔掌很幸福的杜微的不幸……

    天啊!

    该怎么办?

    杨以晨失魂落魄的回到杨家,母亲方洁正在客厅宴客,两个浑身名牌的贵夫人坐在客厅里。

    杨以晨立即振奋起精神,露出适宜的笑容:“妈,我回来了!”

    “晨晨回来了!”妈妈方洁笑着招呼杨以晨。杨以晨走过去脸上挂着甜甜的微笑:“妈!”

    “来见见你张阿姨、赵阿姨,她们都是妈的老同学!”方洁拉着杨以晨坐在身边,一一介绍。

    杨以晨看着面前两位对她审度的夫人,礼貌的问候:“阿姨好!”

    “哟都长这么大了!”张阿姨看着杨以晨也露出了讪笑。

    赵阿姨不停的点头:“对啊!都是大姑娘了,我记得上次见她的时候才这么大点!”说着比划了一下,那时候杨以晨还没有茶几高。她冲赵阿姨笑了笑,赵阿姨感慨:“时光飞逝岁月如梭,孩子们都长大了。我们都老了!”

    “对啊!”

    三个女人聊起了孩子,越来越起劲,自然是攀比。

    方洁把杨以晨从小到大获得的奖做的好事儿分毫不差的说了一遍,攀比结果方洁胜,另外两位阿姨羡慕的看着方洁夸她有这么个女儿真有福气。

    然后几个人谈论别的谈了大约过了五分钟,杨以晨才趁着空挡开口:“妈,阿姨,你们聊,我先上去换衣服。”

    “去吧!去吧!”张阿姨率先开口。方洁脸上露出满意的笑,等杨以晨离开客厅,方洁追了过来小声问:“哎,晨晨,你跟多多是不是吵架了?”

    杨以晨错愕的摇头:“没有啊!妈,多多回来了吗?”昨晚他说去拿东西,结果一去不复返。

    方洁皱皱眉头说:“回来了,今早上回来就一脸臭相!我问他怎么没跟你一起回来,他还发了好大的脾气。”方洁盯着杨以晨问:“你们不是出去玩了吗?怎么?吵架了?”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